随着大宗商品价格暴跌 澳大利亚的利率博弈接近尾声
2019-09-03 10:40:51
澳大利亚央行可能在短短6个月内触及利率下限,并被迫面对非常规政策,因主要大宗商品出口价格的不断下跌加大了额外的压力。澳大利亚央行行

澳大利亚央行可能在短短6个月内触及利率下限,并被迫面对非常规政策,因主要大宗商品出口价格的不断下跌加大了额外的压力。

澳大利亚央行行长菲利普·洛威(Philip Lowe)可能会在周二的政策会议上将现金利率维持在1%,他等待着看到连续降息的影响。连续降息提振了房地产市场,并使就业保持强劲,同时不断走软的澳元继续发挥着有效的减震器作用。

但经济学家预计,由于美中贸易战令经济前景黯淡,他将在明年3月份前再降息两次,至0.5%。鉴于国内增长和通胀疲软,洛威不太可能就此止步,尤其是在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商品铁矿石正面临有史以来最大月度跌幅的情况下。

洛威和他的副手盖伊·德贝尔(Guy Debelle)都曾暗示,现金利率的下限在0.25 -0.5%之间,与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的水平相当。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估计,如果澳大利亚央行的降息幅度达到预期的两次,那么转向非常规政策的可能性将达到40%。

野村控股驻悉尼的利率策略师安德鲁·蒂切赫斯特(Andrew Ticehurst)表示,“一种期限贷款工具——以低于市场利率的利率为银行提供融资——可能与现金利率挂钩,前提是这些资金是转借的——比其他讨论过的措施更具吸引力。这将使最终降息更有可能被银行转嫁。”

西太平洋银行(Westpac Banking Corp.)首席经济学家比尔·埃文斯(Bill Evans)暗示,澳大利亚央行可能会采取类似的政策,并购买债券。

澳大利亚的经济急剧放缓,家庭在创纪录的债务和疲弱的工资增长中苦苦挣扎,削减了支出。高企的大宗商品价格和基础设施投资是两个关键支撑因素;不过,随着铁矿石供应中断的结束,以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中贸易问题上反复无常的沟通,大宗商品价格如铁矿石正在失去支撑。

澳大利亚央行在6月和7月降息,目前正在观察这一宽松政策的效果。洛威表示,澳大利亚实际上可能正度过经济放缓的最糟糕时期。他列举了加息举措和近期的一些减税措施,以及不断上涨的房地产价格、不断贬值的货币、不断增加的矿业和基础设施投资,来支持他的乐观情绪。

周一公布的数据显示,澳大利亚8月份房价涨幅为近两年半来最高,其中悉尼和墨尔本涨幅最大。

调查显示,澳大利亚经济在截至6月份的三个月里可能较上一季度增长0.5%,较上年同期增长1.4%。周三将公布国内生产总值(GDP)数据。年增长率仅为经济增长速度上限的一半左右。但重要的是,上述所有对增长的支持都将在今年下半年开始产生影响。

尽管如此,特朗普的贸易战仍是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洛威和德贝尔认为,尽管跨国公司仍在招聘,但它们正在暂停重大投资,等待动荡的结果。风险在于,随着时间的推移,企业将决定削减亏损,放弃资本支出计划,这也将导致它们开始裁员,并引发全球经济衰退。

事实上,澳大利亚央行副行长上周强调了过去几十年建立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贸易体系对世界增长和福利的好处。

“目前对该体系的威胁对澳大利亚和世界都是一个重大风险。”德贝尔说。他对特朗普的政策进行了毫不掩饰的抨击。

本文由Doo Prime德璞资本:整理至网络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